我是创业者(我是一个创业者)

chuangke123 3 0

我是创业者(我是一个创业者)-第1张图片-创业客

  新闻8点见,多一点洞见。每天早晚8点与你准时相约,眺望更大的世界。   在童话故事《绿野仙踪》里,铁皮人最大的愿望是得到一颗心脏,但即便是巫师也无法实现他的愿望,铁皮人终究没能得到心脏回去迎娶心爱的人。   幸运的是,如今童话故事里的遗憾不会再出现:“人工心脏”成为了救治心衰患者的新选择。   “人工心脏”外观看像个蜗牛,钛合金材质,鸡蛋大小,180克重,在手术过程中,它会被精巧地固定在左心室的心尖上。一条连接着“人工心脏”的导线从胸腔穿到腹腔的皮下,从肚脐旁的出口穿出,与两块体外电池和一个控制器相连。它可以部分或全部替代心脏功能,辅助维持全身血液循环。   67岁的天津人赵鸿已和他的 “人工心脏”共处了210 天,每天起床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心脏”换电池。身为终末期心衰患者的他,曾经被多家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每个月都要住一次院,治疗他的心脏。置入“人工心脏”后,最让赵鸿满意的事情是每天能睡七八个小时,手术前他无法躺着入睡,这样的情况他已经不记得熬了多少年。   在国际医学领域,用人造器官代替自然器官的“人工心脏”临床应用条件逐渐成熟。国外每年几千例人工心脏植入,得到了医学界的普遍认可。相关从业者表示,我国的“人工心脏”技术与国际接轨,已进入第三代水平。   赵鸿置入的正是第三代“人工心脏”,在他们之前,置入这款“人工心脏”的是一群小尾寒羊。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国内已经开始了对“人工心脏”的探索。到2017年,国内有了正式进入临床试验阶段的“人工心脏”。   终末期心衰患者的救治只有心脏移植和置入“人工心脏”两种方法,但人体心脏移植费用高昂且名额稀缺。据统计,我国每年进行心脏移植手术的仅有四百余人。   “人工心脏”可以取代心脏移植吗?一些学者认为心脏移植更适合治疗心力衰竭晚期的患者,此前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董念国医生接受采访时表示,在现阶段,如果情况允许,最好的方式还是心脏移植。阅读全文>>>   “人工心脏”等新的医疗技术让更多患者享受到正常的生活。生命理应被尊重,我们尊重生命活着的权利,正如我们尊重生命死后的权利。近日,就有一件关于捐献逝者遗体的事引发了网友热议。   新冠疫情期间,“转院到火神山照顾重症外婆”的90后女孩吴尚哲,感动了无数网友,被称为“火神山女孩”。 可因为签字捐献了外婆的遗体,她的微博在收到祝愿的同时,也收到大量私信谩骂,“说我为了炒作、出名,把外婆的遗体都捐了。”   “火神山女孩”吴尚哲捐献外婆遗体,原本是个以温暖传递温暖的故事:很早的时候,她外婆就看到过有关人体器官捐献的报道,打算去世后捐献器官,去医院登记,疫情暴发后,我国有关患有烈性传染病的遗体捐献程序尚不完善,外婆的志愿捐献说明,是“火神山女孩”用颤抖的手写下的。   有人认为,将亲人的遗体捐献出去,在检验台上被一刀刀地切,甭管逝者生前意愿如何,都是对逝者的大不敬。“死者为大”的传统观念,让某些人对逝者生后之孝的关注,远超对至亲生前之孝的重视。殊不知,在烈性传染病流行时期,捐献遗体所得出的科研成果,可能拯救无数人的生命。某种意义上,我们每个人都是这些遗体捐献者的受益者。因为有人愿意无私捐献遗体用于医学研究,医学事业才得以进步和发展,因为有人愿意无私捐献器官,成千上万的患者才得以治疗和康复。   少数网友不负责任的口舌之快,会寒了无私奉献者的一片心,会阻碍更多人迈出那有益于社会进步的勇敢一步。   网络暴力是一把消音的枪,危害比我们想象的还要大。它模糊了善与恶的界限,模糊了私域与公域的分野,满怀恶意的攻击如同子弹,既伤害他人亦撕裂社会。我们必须意识到,“平庸之恶”的叠加破坏力巨大。网络戾气升腾时,没有一次网络暴力是无辜的。阅读全文>>>   谈及网络舆论压力,曾经创办锤子公司的罗永浩或许深有体会。因为欠下6个多亿债务,罗永浩已经多次登上了微博热搜。而今年的他依然面临着难题:一边是“真还传”年底将迎来大结局,一边是不断陷入被执行困境。   2020年4月1日,罗永浩开启了直播带货首秀。截止到2021年3月24日,罗永浩合作品牌超过1300家,抖音直播GMV破31亿。罗永浩的抖音粉丝量由首播前的100万人升至1666万人。   “我准备一个演讲会用200个小时。”罗永浩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谈及多年仍然人气不减的原因,罗永浩表示“可能是因为我的真实”。   身背数亿负债的老罗时刻不敢放松。据交个朋友CEO黄贺透露,当初团队在和抖音签约的时候,抖音方面提出要签一年的独家,并且在合同里规定一年至少要直播36次,但是“老罗说:36次太少了吧,我们100次。”   直播带货除了带来不断增长的业绩数据,也带来了质疑。一些曾经的粉丝对罗永浩表示失望,对他从企业家到网红主播的身份转变感到不适,认为“一个曾经的理想主义者堕落了”,对此,罗永浩却表现得很坦然,“我在想办法赚钱还债,我对自己很佩服。”   赚到了“快钱”,罗永浩决定即使在债务还完之后还会继续做直播带货,“之后要播多少年,还真不好说。”他表示自己“依然是一个理想主义的创业者”。   对于将来赚了钱是否会再把锤子品牌收回来,罗永浩表示:“目前来说还没有想好,我们还是得先把当下的事情做好。 ”阅读全文>>>   聊完老罗的烦恼,再来聊聊“单身贵族”们的烦恼。   近日,据央视财经报道,中国已有超过两亿的单身人口。“单身社会”似乎已经到来,但是,父母的“催婚催育”依然是许多单身人士的烦恼。除此之外,单身人士还面临着许多无形的社会压力。   希伯来大学公共政策和政府学院教师伊利亚金·奇斯列夫在《单身社会》一书中表示,单身人士常被他们没有的身份(比如婚姻)或是欠缺的事项(比如小家庭或伴侣)所定义,在现实世界中被视为偏离常规。   社会惯常观念反映了对单身的歧视态度,以及对于婚姻的推崇,两者加起来让单身人士变得更孤立。媒体和书籍将单身人士渲染成不受欢迎的对象,维持或加深了大众对这个族群的负面印象。   单身人士在职场外不像已婚人士能获得认可和重视,这也常导致他们在日常值班安排时受到歧视。而单身人士比起已婚人士晋升速度也更缓慢。   而单身人士受歧视时,他们的心理健康和安全感也会受到不小的打击,就像其他少数族群感受到的歧视一样。   那么,单身人士如何克服社会压力和歧视?   伊利亚金·奇斯列夫总结了五种方法:一、意识到单身人士时常遭遇到歧视和社会压力;二、建立正面的自我观感;三、远离负能量,选择对单身人士友善的环境;四、用具有创意且符合个别情境的方式来对抗歧视;五、对自己的单身状态抱持正面态度,而非感到受忽视或欠缺魅力。   对于满足于自身永久或暂时单身的人来说,提振力量很重要。提振单身力不单单关乎对单身的感受,也牵涉重新调整社会的架构以及改变旁人的态度,以带来更多善意。单身人士如何解读旁人看法,深深影响其能否克服压力,并对自己单身的状态及社会处境感到舒适。 阅读全文>>>   电影《单身男女》剧照   编辑:彭启航 校对:卢茜   来源:新京报

发表评论 (已有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